售后热线:0755-26650698
86379000

 机票查询接口 短信群发软件
会员区 | 信息反馈
 首页   |  香港王中王抓码王论坛   |  559559现场开奖查询   |  香港慈善网三码   |  特马彩图库   |  无敌猪哥主论坛27期 13028850008

海外高校纷纷重开校门留学生群体面临两难选择——我是留学 还是

时间:2021-09-29 05:2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刘宇仁(化名)留学期间随手拍摄的课堂,却因为疫情无法回去。(受访者供图) 日前,一张照片在网络上引起热议上海浦东机场的国际航班出境处排起长龙,排队的人大多是年轻的留学生,而旁边送行的家长脸上有期待,更有担忧 近期,随着海外高校纷纷召回留学生

  刘宇仁(化名)留学期间随手拍摄的课堂,却因为疫情无法回去。(受访者供图)

  日前,一张照片在网络上引起热议——上海浦东机场的国际航班出境处排起长龙,排队的人大多是年轻的留学生,而旁边送行的家长脸上有期待,更有担忧……

  近期,随着海外高校纷纷“召回”留学生,一道两难的选择题摆在了留学生家庭的面前——是选择留学,还是继续“留守”?记者采访了多位深圳的留学生,他们的留学之路因为疫情的影响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考验。而现在,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们也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8月中旬,深圳中学毕业生胡镕博终于踏上了自己远赴美国的求学之路。而此时,比他原本计划的启程时间推迟了整整一年……

  2020年4月,胡镕博就收到了美国普渡大学机器人工程与技术专业的录取通知,然而因疫情原因,美国大量院校暂停线下授课。胡镕博就和许许多多的留学生一样,开始了“把名校上成网校”的“非典型留学生活”。

  回首一年的“留学生涯”,胡镕博坦言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时差带来的困扰让他苦不堪言,北京时间凌晨三四点还在上课成了家常便饭。为了让他的生物钟尽量保持规律,父母绞尽脑汁地为他的卧室装上厚厚的窗帘……同时,对于注重动手和交流的理工科课程,上网课总有些“隔靴搔痒”。而另一方面,他也深知,此时能在家里陪伴父母也是一种幸福。

  胡镕博表示,这种“留学生活”非常挑战人的自律性,一旦放松,就可能让学业受到影响。而他选择用这个机会不断充实自己。作为深圳中学星火创客空间的发起人、创始社长,胡镕博对机器人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利用这段时间,他干脆当起了“小老师”——给社区和多所中小学的学生义务上课,让他们领略机器人变幻无穷的乐趣;自己研发和录制了机器人课程150多节,通过网课的形式惠及更多人;在智搭机器人公司客串讲师,真正接触孩子们的实际需求……一边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一边努力将机器人知识和中小学物理、数学等知识体系打通,胡镕博“在家留学”的生活充实又忙碌。等到他终于踏上赴美留学之路时,手里握着的是最近获得的两项专利和渐成系统的机器人课程……

  儿行千里母担忧。胡镕博的母亲黄敏告诉记者,在全球疫情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对孩子赴美留学难免有些忐忑。“之前镕博因为参加机器人比赛和各类考试,去过很多次美国,但是这次最担心,毕竟疫情还不平稳,而且离家时间又长。孩子的留学之路充满不确定性,但我们想,还是该给他更多的时间去闯荡,去成长。这段特殊的留学生活也锻炼了他,动身去美国之前的很多准备工作都是他自己搞定的,这让我们很欣慰。”

  现在,胡镕博在普渡大学已经就读一个月了。他告诉记者,大学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新奇,完善的科研配套、优秀的师资和校友更是让他充满了求知的热情,“这种感受是家里上网课所无法替代的。”但是对于疫情耽搁的一年留学生活,胡镕博也不觉得是浪费。“这段时光让我沉淀下来,真正审视和思考自己所学的机器人专业。到美国后,我会认真学习国际先进的科学技术,同时好好研究一下美国的青少年机器人课程,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以后希望能促进两国青少年机器人教育方面的交流。”胡镕博说。

  “计划赶不上变化”。作为2021年的应届毕业生,在新西兰留学的刘宇仁(化名)深切感受到了这句话的意思。www.04400a.com

  刘宇仁告诉记者,他原本计划是在2019年春假时回国过年,并没有计划在国内待很久,因此只带了少量随身行李,几乎全部的家当都留在了新西兰。谁知道疫情突如其来,他被迫“滞留”在国内,只能一边通过网络完成大四的学业,一边“隔空”解决应付各种麻烦。“一些银行账户、电话卡等业务都需要本人到场才能注销,只能暂时搁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解决。”刘宇仁无奈地说。

  更让刘宇仁遗憾的是,4年的大学生活因为疫情而画了一个潦草的句号。“对我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参加毕业典礼。”刘宇仁说,“同窗三年多,跟同学们都没能好好告别就天各一方,甚至没能在校园里好好拍些照片留念……”说着这些,刘宇仁十分怅然。

  之前,在刘宇仁对自己的规划中,未来3到5年的工作、生活重心都会放在新西兰。“之前有一家新西兰的跨国上市公司已经向我抛来了橄榄枝,我原本计划在毕业后直接参加工作,同时继续深造,结果疫情将一切美好的计划都打乱了……”现在的刘宇仁在深圳的家中,边实习边准备申请香港的研究生。他说:“我和家人商量过了,还是希望能继续深造。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都认为香港高校是个比较理想的选择。地理位置离深圳近,而且香港的高等教育水平也很高。”

  在英国布莱顿大学学习插画专业的赵学海(化名)毕业于2020年2月,那时候疫情刚开始不久,有大量留学生滞留海外等待回国。“我毕业回国时正好赶上了机票最贵、航班最少、风险最高的时候。可是没有办法,当时眼看签证就要到期了,毕业时把租住的房子也都退掉了。”最后,赵学海用了5万元的高价,才“抢到”一张归国机票,几经辗转回到中国。

  留学生活结束得太狼狈,而赵学海更耿耿于怀的是,他的恋情也被疫情“斩断”了。在英国留学期间,赵学海与留学生同学相恋,如果没有疫情来“捣乱”,他们甚至计划在毕业后步入婚姻殿堂。谁知道,他不得不回国,而还未完成学业的女友不得不留在英国,疫情围困之下压力重重的两个人无法再给对方心灵的支持,距离让两颗心渐行渐远……

  回国后,赵学海也陷入了迷惘。一方面,他所学的艺术专业在国内面临发展道路较窄的困境,另一方面,因疫情“回流”的留学生群体渐多,使得竞争也更加激烈。“因为疫情,我对未来的规划和准备都不足,我的一些留学生朋友也或多或少地面临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困惑。”赵学海告诉记者,他现在就职于深圳一家药业集团,从事市场开发的工作,“工作的内容跟所学专业关系不大,但我想还是得尽快转换角色。也正是在这样的工作中,我发现自己在商业、经济方面的短板,很想继续多学一些知识。也许过一段时间,我还会继续选择深造吧,不过应该不会再选择出国留学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中国顶级大学毕业生留学最喜欢 海外高校纷纷重开校门 留学生